“拿什麼湊?咱鑫兒的學費這回也得出去借了……”妻子“唉”的一聲,忍不住兩眼直流淚水。  
    “楊虹已經到這份上了,我們就是砸鍋賣鐵也得幫他進大學門。”  
  黑色夜幕下,丈夫一把摟過瘦弱的妻子,有些哽咽地,“只是又要苦了你……”  
    天亮後,項士信叫妻子去給楊虹發電報讓他先到沈陽來,自己又去到朋友那兒求情借錢。這回他把該想到的人都想到了,但仍然只借到了600元……  
    開學報到的日子已到。那天郭淑傑特意給楊虹換了一套新衣服,但領楊虹去學校報到的丈夫項士信那天臉上卻顯得很沉重。  
    “老師,我們楊虹的家就在沈陽,離學校不遠,能不能讓他通學,這樣他的住宿費啥的我們不出行不行?”來到學校,項士信把楊虹安頓到一邊,自己便帶有乞求地問正在登記的一位學生處從業人員。  
    “那怎么行?上大學有規定,必須住校。”  
    “您高抬貴手給 日本菜Team Building, Management Training, Leadership Training, Corporate Training, 管理課程, 企業培訓, 團隊精神日本菜,日本料理, 壽司,刺身, 鮭魚,居酒屋,日本料理放題,天婦羅,日本料理office furniture電腦用品牙齒美容, 深圳牙醫, 牙齒護理,牙齒漂白, 蛀牙, 脫牙, 假牙, 補牙, 洗牙, 箍牙, 鑲牙通融通融……”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