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到這裡就是粘,粘住過客的思念,雨到了這裡纏成線,纏著我們留戀人世間。溫婉的旋律,柔美的唱腔,如水流淌的情致,似微風吹過心坎,軟軟的,柔柔的,讓人很容易想起了那片神秘山水的詩情與畫意。

江南,總會和小橋流水、煙雨桃紅連在一起,自然貼切的與古典詩詞,水墨畫溫柔的相棲息。

【小橋流水】

淺諸波光雲影,小橋流水江村。

江南的小橋秀麗端莊,如小家碧玉輕盈的身段,笑而不露,內斂而多情,需要人平心走進,用心靈的觸覺慢慢索引。

杏花春雨,小橋流水,如若夢裡,恍如歲月。搬屋, 搬屋, 搬屋, 搬屋, 搬屋 於靈動細膩間斜織成一頁頁潑墨畫,在時光裡慢慢點染,慢慢散開。點染出這片土地的深沉,散開來流水旁古樸的人文情懷。

細雨微風,行人寥落。撐一把小傘踏上煙雨中的小橋,就如走進了詩畫的意境裡,虛虛浮浮而又滿目生氣,心,也緊緊熨帖於柔情翩翩的土地。

雲遮寺,柳拂橋。穿鎮而過的狹窄河道,一座座雕刻精緻的石橋,傍河而築的民居,淡淡的升起的炊煙,撫摩著歷史平實而悠遠的浩歎。

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水鄉的路,水雲鋪;進莊出莊,一把櫓。

月上柳梢,人約黃昏。任月色打撈起眼眸裡的笑意,只為遇見你而埋下伏筆。

小橋流水,流出一彎淺淺的相思,醉倒於月色如水的夢裡。

小橋流水,流出多情的眼淚朦朧,皎潔著千年裡未變的詩意。

【屋宇樓台】

天青色,煙雨。

秋山春雨閒吟處,倚遍江南寺寺樓。精緻的園林,幽深的街道,如夢裡消逝的時光隧道。

一塊塊青石板,一級級台階,一座座門庭,少了富麗堂皇的霸道,多了一份淡泊心緒的恬靜。走一走,看一看,讀一讀,那種精簡婉約的情懷,讓人恍若超越時空的軌道,鳥瞰出歷史的達觀而綿長,把你生活裡淤積於心頭的皺摺慰撫得如宣紙般平展。

屋宇樓台,雕刻裝飾繁多,卻極少彩畫,白瓦青灰,溫文而淡雅。不禁感嘆江南的匠人心靈手巧,竟利用多變的地形,使流水在房屋之間暢漾。

春雨如思的薄霧裡,悄佇立,淡淡思憶。廊角風起,搖醒清脆的風鈴。舊燕斜飛,銜來春日泥土裡愛的氣息。

這裡的幽徑太密,這裡的畫廊過於流利,這裡的繪畫細膩而無遒勁,這裡的詩歌缺少易水壯士低啞的豪壯,只有凝妝上翠樓時的愁苦與愛意。

漁網作門簾,掛滿樹;走近才見,幾戶人家住。

蟬聲住,水里起暮霧;兒童解纜送客,一手好櫓。

【柳絮桃紅】

流光拋人春意鬧,遊人踏青天微曉。

春日遊,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柳絮紛飛,桃紅簇簇。柳浪聞鶯,綠了桑葉,白了梨花。

春風又起,綠了楚辭漢賦、唐宋詩詞裡的江南,醉倒了好些揮灑自如的酒仙,傾倒了好些文人雅士的柔情。

綠遍山原白滿川,子規聲裡雨如煙。這裡的流水太清,這裡的桃花太艷,謝了李煜的閒愁泣東風;殤了唐伯虎的沉醉寄舊夢;遠了柳永的幽怨意濛濛。

梨花一枝春帶雨,丹眉蹙,笑而不語,體態輕盈無語說。

吹面柳風不覺寒,雨中,撐起傘,親吻花香里幸福的味道,看煙波江上一葉扁舟的閒愁。在芬芳裡,以一抹含苞待放的微笑痴痴的等千年待續的故事。

輕捻花一片,思念醉眼簾。江南春日,柳絮桃紅,等你前來,行行走走,於花香中猜想它的蘊藏,採擷思念的芳菲。

煙雨,柳絮;夢裡,江南。走進江南,回憶江南,如同走進了一部古體的線裝書,一部淡雅、祥和、寧靜的人文線裝書,一部成為一種淡泊而安定的生活像徵的活體書。 、

莫道江南無所有,信手一枝春寄來。曉寒夢殘,淚痕未乾,獨語:依舊江南,還念江南。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