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北方,春天總是來得那麼突然,走得又是那麼無牽無掛、悄無聲息。或許,還沒等你回過神來,就已經進入了熱情奔放的夏天。因此,在乍寒乍暖、“草色遙看近卻無”的時候,就讓我們一起走出家門,去感受一下久違的春天吧﹗

“春入平原薺菜花,新耕雨後落群鴉”,在清亮的春日,你會觸摸到春的氣息帶來的另一種況味︰山間成群成群的小野花似天上的繁星洒落人間,草木間噴涌出的清新味道,給稍稍有些寒意的初春增添一抹溫暖的亮色;新耕的土地上落滿了一群群覓食的的鳥兒,他們不時地拍打著自己美麗的羽毛,在和煦的陽光下,“拖兒帶女”盡享“天倫之樂”,感受大自然的恩賜。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在杏花園裡,你會看到這美麗的景色。春風送暖,杏花怒放,雪鋪四野,香飄漫天。遠遠望去,一片片如煙似霧;近看,一株株粉妝玉琢。過些日子,杏花落盡,綠葉滿枝,桃花雖過,半數殘紅。這真是“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啊﹗鮮花、綠樹自然美景盡收眼底,恰似世外桃源,讓人們心曠神怡,猶如進入畫的世界。

春面不寒楊柳風。春天的風,猶如一個頑皮的孩子,不停地跑啊,跳啊,一會兒爬上枝頭不停地搖啊搖,搖得柳枝披上了綠衣;一會兒又笑著鑽進人們的懷抱,不停地撓啊撓,撓得人們及不可待地脫下了濃濃的棉衣,換上了色彩斑斕的春裝;一會兒又來到了河邊,親吻著似鏡的波面,跟小河一起唱著叮咚叮咚的歌,朝遠方奔去。

天街小雨潤如酥。春天的雨總是淅淅瀝瀝的,無聲地滋潤著萬物。它是那麼的珍貴,可總是在人們的期盼中如約而至。在如煙如霧的春雨中,勤勞樸實的的農民忙著種瓜點豆,播種著希望,播種著夢想;勤勞的小區物業工人們開始忙著澆樹、栽花,給我們努力營造一個溫馨的家;校園裡書聲琅琅,孩子們正帶著夢想起航,所有這些都構成了小城最美的畫卷。

一天之計在於晨,一年之計在於春。春天是播種的季節,春天是孕育希望和夢想的季節。讓我們帶上希冀快樂出發吧﹗

旁邊的位置 給我生命的外公 一輩子的倚賴 縱為閒暇所思 有一種很輕漂的自在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洗好衣服,準備好了出門條,聯繫好了朋友對象,和老友與弟弟安排好了計畫,就等第二天去車站了。和老弟有一年沒見了,這次期待去成都,去白夜,拜訪翟永明,這次蜀地之行,準備了一年。
喜歡四川別樣的風光,去年在綿陽待了七天,訪蓮問山,感受濃濃的手足情,困於心中數月的結慢慢打開。那是我最遠的一次出行。火車上和師大的馬同學,西科大,西南科技大的旅友們所談甚好,一路特舒服。
所有的事都準備好了,自習室回來,兩未接電話,打過去,是妹。老爹在縣醫院,很嚴重。趕緊給家裡打,確實挺嚴重的。我都木了假髮
急忙請假十天,一早就直奔醫院。這都是第二次住院了,怎么這么多難,我剛感覺稍順心了,病患不好照顧,醫院真不是人待的地方,而家裡莊稼蘋果都得收,正值忙月。兩頭都難顧。請假五節就直接掛,還有後顧之憂,沒辦法,要掛我也沒辦法,特殊時節。
幾天來,不能睡,時時得看著,生病的人情緒不好,動不動就給批一頓。三人間,鄰床小孩十二歲,被同學戳一刀子,挺重的,夜裡常哭,還有個十幾歲的被車撞了,下巴骨折,住了一天就轉院了,一點進來了被同學朝頭一磚頭的個十幾歲的孩子,一鬧騰了半夜。家屬都太累了,呼聲如雷,我還是睡不著,雖然很瞌睡。
間隙間,街上吃個飯,木椅木桌,牆上是鳳山春曉國畫,店家很熱情,八九頁的選單,要了個打鹵面。吃飯的人很少,就和店家閑聊起來,一陣陣飯好了,那麼大碗,嘗一口,問是不是家做的?沒請廚師吧?店家他媽接話說兒子一家下崗他老兩口過來幫忙,做了幾輩人飯,沒別的本事就會煮菜,我說怎么有家裡做的味道,實在。同樣的價,這一碗差不多抵蘭州的兩碗但還是沒有這個味,他說菜面都是本地種的。怪不得這么順口椎間盤突出
在明清一條街那,給老爹買襪子這些中偶見一古董店有副魏楷,一問說是一學寫才一年的人寫的,他聽說我喜歡魏楷。直接關門把我領到一寫家鋪子裡,一進門,全是魏字,他只說讓我把他喊聲師傅就行了,師傅不在,等了一陣才來,立刻架起筆給我示範了二十幾分鐘,講魏楷的筆法,然後看我寫,直到我完全掌握了才去忙其他的了。困擾我多時的難題解決了。還是咱本地人實誠。
第二天去理髮,一問,八塊,這和蘭州差不多,洗頭中理髮師問,你學生嗎?我一愣,她說學生六塊。呼呼,主動問你是學生然後給你降價的恐怕直有秦安了。才回應過來,家鄉是有優待學生的道統,這都是深入人的日常的,無論干什麼,一聽是學生都會優惠些。理髮師很細致,比蘭州那邊用心多了。一下子對這些紅發紫眉的時尚達人沒有恐懼感了。
還是有空就去轉,主要是給老爹買日用品,順便去看茶壺和毛筆,往往玩弄半天也不買,走時也沒看誰有不快,都是你走哦。挺熱情的。和以往的印像有所不同。還是這邊壺便宜,買了一把回家煮茶。只是沒找到胡纘宗的早朝詩我有些郁悶。
醫院待的人確實不舒服,來的都是鄉裡人,要是城裡人,那些事早報案了非把你家長整了半死不可。他們只有一個願望把孩子看好就行了,僅僅讓付個醫藥費就行了。孩子是不懂事的,他們都沒怪罪。確實苦了家長,沒地睡,困得,又心疼。都是本地的大家都很熱情,提水帶飯的。我連一晚都沒睡著過,他們也只睡一小會。這些孩子,真不懂事。待了五天,穩定後我就回家了,種麥割麋,車上有兩操外地口音的,去魏店,我一驚,原來是大慶天然氣公司的員工家屬,山上都有高原回應,海拔三千來米呢,讓這些東北姑娘剛來吃不消。剛答言沒幾句,一個伸給我一包煙,原來她要抽,雖然她後面說她是溫柔型的,我還是被東北姑娘的直爽驚到了。她兩在中朝邊界,給我說了好多朝鮮的事,很新奇。在魏店見東北來的姑娘我還是第一次LED招牌
這幾天老友們一直在問,以為我住院了。我情緒都好但還是被偶爾間慶陽姑娘空間裡的說說看得很難過,才知道她家發生了如此大的事,很久沒去她空間了,很愧疚,真希望她早日調節好。這些做兒女的無法避免,但小小年紀就得承受還是讓人心痛。秋的季節多磨難,相似的經歷,我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平時不敢面對她空間裡不敢去。這么大事這么回應遲鈍我很不安,持續的難受。真愿她早日走出陰影,到現下無法聯繫她真是無奈。我太理解她此時的心情了。
走時路過二中,看著那熟悉的場景,特想文友和同桌及補習班的那些同學。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