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夕陽像一條忠誠的老狗,多少年來,總是在固定的時間,用同一種模式光臨旅順口的太陽溝。落日的余暉洒在古老的建築上,卻泛起了一層奇怪的金黃色的光。居住在老街上的人說,這些老牆上,摻了一種特殊的沙子,所以在夕照下,才會變成這個模樣。

今天的太陽溝,已經成了被這座城市遺忘的角落,除了偶爾到來的影視劇組,恐怕只有那老牆上的金沙,還隱約記錄著這裡曾有過的繁忙與輝煌。日本的軍國主義者、妄圖複辟的末代帝王、鴉片商人、歐洲銀行家、間諜、**、海員……在並不算遙遠的百年之前,太陽溝裡,曾經是以上各色人等作秀的舞台立體剪裁

往日繁華如夢,百年後卻只留下一片大大小小的傷痕。沿著已經遲暮的太陽溝向深處走去,最東端,是一片荒涼的山坡,深秋的野草,將山坡嚴嚴實實捂住。一座孤零零的二層小樓,經過百年風雨飄搖,早已如同周遭的老街一樣殘破不堪。如今,除了當地最資深的幾位文史愛好者,恐怕已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座小樓的主人與中國文物保護曾經發生過多么深刻的關係。

大谷光瑞,是日本大正天皇的姐夫,曾任日本佛教真宗派西本愿寺的第22代宗主。 1914年,因為僧人腐敗醜聞,大谷光瑞被迫辭去宗主的職務,不久,他來到旅順,購置下了這棟俄式風格的小樓。大谷光瑞的後半生,幾乎一直在這棟小樓裡度過。在這裡,他遙控著那支聞名遐邇的大谷探險隊,深入中國西北地區進行3次探險。從新疆到內蒙古,從甘肅到青海,40多座城池、300余座佛跡點,都留下了大谷探險隊的身影。在吐魯番的哈斯萊尼河右岸洞窟中,一次性竊取壁畫8幅;在莫高窟,他們用4個月時間從王道士手裡騙走經卷400多冊;在青海,他的探險隊一次性運出的文物重達2000多公斤……

就是在這座不起眼的小樓裡,這個日本僧人用了近半生的時間,搜集到的珍貴歷史文物數量,可能要比中國的10座博物館加起來還多。如今,小樓的主人已化成黃土,只留下斑駁的老牆、坍塌的樓梯,似乎還在默默記錄著,這裡曾有一位僧人,遙控著數以百萬件的中國文物……

有人說這位僧人是個貪婪的掠奪者,也有人稱其是西域文化研究宗師。歷史的功過從來都是任後人塗抹。不過,老樓不用費那些腦筋,它只默默地地隨著日頭的起落慢慢老去。至於它那曾經的主人,離去了也就離去了。是是非非,功功過過,紛紛擾擾的人生,在老樓眼裡,或許只不過是一場虛無的幻景甲殼素

老樓無聲,雖然它那斑駁的牆體上,早已佈滿了一個民族百年來留下的道道傷口,但它卻不會發出痛苦的呻吟聲,它只是默默地、日復一日地注視著世事變遷,且日復一日地逐漸衰老著。直到有一天,老舊不堪的牆體再也無法支撐起那紅色的尖屋頂,然後它會以一種悲壯的姿勢,轟然倒塌亞加力膠hellip;…

它的命運早已注定,當工匠把它砌起來時,就已注定了日後的倒塌。而老樓身上那些古老的傷口,豈不也是這樣?早已深深埋下了悲傷的種子,斬獲的當然就是傷疤,又能怨得誰人?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年少,不缺的就是夢,對未來的天真憧憬。說白了,也他媽就是無知無恥。但,我肯定不能辱罵自己。所以,才說是年少的夢。也怪,老子年少時有很多夢,高尚點的夢,是當警察或者做有錢人。低賤點的比如做詩人,當老師。諸如此類等等。反正就是夢,虛無飄渺的,可以摘星星,可以捧月亮。當然,夢也可以讓我去見鬼。附加一句,做白日夢呢。

時間如風,一去不回。很漫長的一段時間,我從未放棄過那內心的夢。我一直追逐著,哪怕頭破血流、尸骨無存。哪怕最親近的人都對我早已失去信心,哪怕一些敵人對我無休止的咒罵與嘲笑。我仍生然生身不息。我認為我是有思想的人,我不與你們一般見識。哪怕你們說我是瘋子,說我不合群食品標籤

我一直認為我需要跟著自己的思想走。羙歲埗姷泰因為有得必有失,我不能兩全其美。我知道這個世界還是很公平的。起碼它不會讓我借用了銀行高利貸不還。我埋頭苦干,不辭勞累。繼續追逐著夢。我發現下我追逐夢想的路上,好人還是很多的。即便我已記不清遇到了多少壞人。當然,我對好人和壞人的定義可能和大多數人有點區別,也許我的定義是最原始的,誠然,我不敢這樣認為。畢竟現下人們總是喜歡以另類視角去定義一些東西。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比如網上的一些東西,一天我遊覽網頁,看到兩個字,“神馬”。說句實在的,我被深深吸引了,因為我以為是非常“給力”的馬。我特喜歡看動物世界和一些不現實的東西。當然,你知道的,我失望了。“中國的文字博大精深啊”。

當然,上面敘述的這個例子跟我的夢想八竿子打不到一撇。我繼續夢著夢。跟很多有著蓬勃朝氣的年輕人一樣,不懼艱難險阻。死了也要愛著夢。其實我就是一個有思想的**。我用**這個詞來形容自己實非我所愿。以前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高人。我當著最高尚的頭班,農民工。我做著最被人們讚揚的人,善良的人。我懷揣所有人都有過的經歷,做著夢,高尚的夢。然也,我知道我抬高了自己。盲目自傲。所以我摔的很重。其實也沒多重,也就那些老掉牙的字眼,夢碎了,心死了...去他媽的,這不人還活著嗎bars in hong kong

人們說不要臉皮,沒有什麼出息,沒有良心的人是**。卑賤,低賤。所以我是**。但是這個稱呼人們說不好聽啊,這不,我得給自己包裝包裝,所以我說自己是有思想的**。

說到夢,我不得不提我曾經做的一個夢,是睡著後的夢。我夢見自己是一顆草,就是那種風一吹,雨一淋就會連根拔起的柔弱小草。可是他媽柔弱還不算,我竟然扎根在一塊大青石的小土堆上。還洋洋自得的迎風飄揚,哼著自認為美妙的歌聲。瀟灑的度著迎接日出,坐觀日落的日子。曾經有人從我身邊走過,它試圖改變我,讓我另謀出路,去扎根大地的泥土上。說我以我自己的模式和思想生活下去是不行的,即便我自己認為很高尚。我說我的生命站如青松不倒,堅韌挺拔,難以被人撼動。我才不與它們同流合污。他媽我話還沒說完呢,就來了一群彪悍的壯漢。不費吹灰之力就把我撂倒了。去你媽的,還如青松不倒,真以為自己是沙漠裡的仙人掌啊,老子不給你水,看你活。我還在掙扎,我不會倒的,即便我到了,還有千千萬萬個我站起來。我萬般不服。我大喊,我是一個有思想的人,我要用我的思想去讓更多的人站起來。我的話語淹沒在呼嘯的狂風中,墜落在傾盆的豪雨中香港婚宴

夢醒了,媽的,窗被吹開了,外面下著大雨,吹著狂風。我關上窗繼續入夢。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哥說的其實是對的,人生如果一直以一種無所謂的態度,那倒也簡單了。

一個人我至少乾淨利落,淪落就淪落,愛闖禍就闖禍電子標籤

感性的人必須要一個感性的朋友尋找共同的語言,你需要這樣一個人,他可以體會你,他可以理解你心情的苦悶和複雜,他的存在讓你知道有人可以感受你的感受,就像在同一個屋檐下避雨,就像聽同一首歌,就像喝同一杯酒,就像犯了同一個錯誤。你要慶幸,有人可以感同深受。在這個世界上,你並不孤獨International Relocation

同時也必須要尋找到一個簡單的朋友,他也許不會懂你此時的心境,但是他是如此的可靠,你就像從此找到了安全感,就算山崩地裂,他仍然在那裡,你們也許不需要相知,但是那是一個避風港,無時無刻可以依靠你感覺到他有著山一樣的力量,讓你感受到他的微笑,讓你暫時的擺脫彷徨。他是如此的灑脫,在你無助的時候,可以感染你,帶著你一起無所謂,帶著你一起啼笑皆非。和他一起,永遠不會失去方向,就算落寞之後,你看到他若無其事的表情,會立即想起,生活還有那麼長,於是打起精神,匆匆繼續起生活的腳步中醫

如果你遇到這樣一個朋友,請你珍惜吧。

真正的朋友是裝不出來的,不需要扮演。友情不取決於你的態度,如果思想沒有交集,不管生活有多少交集,有多少生動的表情,那也只會越來越看清,越走越遠。你試著去改變心裡給定的重量,卻終是徒然。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