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多年以前,那還是我剛參加工作20出頭處於愣頭青的年代。我結識了一位女友,她的才情風貌與善解人意都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們相戀半年以後,正是我們中國人最要緊過的傳統節日春節來臨的時候。為了鞏固我和女友的戀愛關係,我向她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設想:我們一起到武漢去過年,感受一下大城市裡過大年的氣氛。要說在當時從宜昌去一趟武漢,不像現在這樣方便呢!那個時候沒有高速公路,乘長途汽車要十多個小時,火車也沒有提速,乘火車同樣也要13個小時,還要繞道襄樊才轉到武漢。為了浪漫一把,我們互相說動了各自的父母,第一次出遠門,第一次來到了我們眼中非常陌生的大都市武漢。由於在武漢沒有熟人,未去之前,我找到了兒時的一位朋友,當時這位朋友已經少年得志,年紀輕輕地就已經在宜昌市玻璃廠當經銷科長,並常住武漢。他把自己常住武漢的旅社地址告訴了我,給了我一張到那一家旅社住宿的"手諭"(證明信),讓我們可以免費在那裡住宿。就這樣,我和我的女友在除夕的那一天的傍晚,風塵僕僕地來到了我們嚮往已久的大武漢。年三十的晚上,在舉國歡度春節合家團聚的時候,我和女友在武漢三民路口的一家小飯館裡吃了一頓武漢的熱乾麵,歇息在漢口長江邊一家名叫“大興旅社”的旅館裡面。初夜時分,我們手挽手肩並肩散步在江漢路上,聽著街上一陣陣的鞭炮轟鳴,數著江漢關大樓敲響新年的鐘聲,看著除夕夜小精靈般的雪花,憧憬著美好的未來,結下了終身的誓約。


三年後,我和妻子帶著才兩歲的乖乖女,在一個炎熱的夏季裡,乘船再次出門遠行。我們先乘船到武漢,遊覽了湖光山色的美麗東湖、有千年傳說的黃鶴樓、全國面積最大的高等學府武漢大學等風景名勝,然後又乘船順江而下到了九江,再然後到南京,看巍巍紫金山、觀中山陵、明孝陵、靈谷寺和偽總統府,以後又乘火車,來到了美麗的姑蘇城蘇州,聽寒山寺的鐘聲;看虎丘山下的劍池;飽覽了拙政園、西園、留園、網獅園等人間美景;再乘了一夜的輪機木船,經京杭大運河,來到了杭州,遊覽了美如西子的西湖和歷史古蹟岳王廟等風景名勝。最後又乘火車來到了我們魂牽夢繞的東方大都市上海。在黃浦江畔,我們久久地註目江對岸星火點點當時

還很偏僻的埔東;觀遊人如織的豫園城隍廟;在密密的人流中穿行在南京路上,搶購當時宜昌很難買到的上海皮鞋……經過了半個月的旅遊,我們最後才乘輪船打道回府。
在以後的工作中,我出門的機會逐漸多了起來,工作數十年裡,由於從事成人高教工作,我多次到昆明、成都、蘇州、杭州、重慶、北京等風景名勝城市開會辦事,也利用開會辦事的間隙,遊覽了無數湖光山色美景名勝。但是我一生最難忘也是最浪漫的事情,還是剛參加工作的時候,和當時的女友也就是我現在的老婆以及一家人出門旅遊的情景。歲月如梭,蒼狗白雲。可以聊以自慰地說,年輕時候我與女友到武漢以及一家子去蘇杭旅遊的事情,是我一生中最浪漫的事情,也成了我終身最美好最幸福的回憶!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近過來的燕子最不會理會春天,只顧著滿天裡亂飛。春天,從春風春雨開始。
碧油油的田野上佈滿了秘密的紫雲英,出芽的玉米秧齊整地佔據整個凍土初融的泥層。泥濘的小路邊上鑽出一叢一叢的油草,直挺挺的毛白楊新葉初出了。雨水落在水氹子裡像許多根手指敲碰著水面,到處都是水圈的影子。春天的雨會帶著些寒氣,打在水草灘子上,新生的水草又顯得顫顫驚驚、畏畏縮縮的,黑乎乎的田埂子更加豎直直了;平削去頂得樟樹更加直撅撅了。抄近路的小學生手舉著花傘從田間的草地上穿過去,等會兒抬起腳上的雨鞋看時,鞋上的泥漬像剛被母親刷洗過的一樣,鋥亮鋥亮的。
有雨總是好的,誰也不好在春風春雨裡發著脾氣,所有的行動和語言全都變得慢哼哼、黏糊糊的了,經歷了風風雨吹淋的事物,都該給每一個普通的名字前加一個“春”字變得特殊起來,春屋、春鳥、春花、春水、春路、春人……在春天的每一天,每一處地方,屋內或是屋外,下沒下雨起沒起風我會感覺什麼都是濕漉漉灰濛蒙的,天空是灰濛蒙的,屋瓦是濕漉漉的,山是灰濛蒙的,樹是濕漉漉的,突起的煙是灰濛蒙的,蜿蜒的路是濕漉漉的……並且落著毛毛雨,刮著爽快的風。出門要帶上一把最鮮豔顯眼的傘和春天抗衡;相信我,還是有一條春天的河更吸引人的!
淋著水浴似的碼頭伸向河邊,仰泳似的渡船在河水里獨自兒擺渡。站在昏暗不明的天空下灑脫的柳樹把春晨看成是春晚,周圍的一切好像泛著困;全都在睡眠中漲高的河水不覺勞頓地流著,忽停忽起的風仰著酥雨投向河面。兩岸的草灘浸沒在河水里頭,映帶著又冷又綠地河水。站立河邊,我自以為什麼都簡單了,就這樣一個天空,一個山影子,一條河川,在春風春雨中,我的心裡什麼都容不下了……
一排又一排的柳樹在傍晚時候的河岸邊,揚起活潑的柳條,在夕陽中散發著青澀的膩味。
不安分的河水反射著閃動著太陽的餘暉找到人臉上,癢癢的。我曾經在這裡聽到過清晰的笑聲跟柳笛子聲,但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河邊的水草長得似生機勃勃的麥子林林立立地裝點著河岸,春風時常光顧這一片暗綠色的草灘,光顧著河邊的柳樹推開草叢,壓扁的草地在其中躺著,風過來的時候,彎腰的草叢一致倒向一邊,碰著人臉,將人埋入了綠濤滾滾的草浪當中。放眼望時,這個時候的天空也就是綠的,雲也就跟著綠了。
說一說,幹起風的日子,天慢慢地暗下來,望得見的風景都成了一個影子,彷彿玻璃上照映出的一張灰色的臉,蕩漾在款款流淌的水上,拉長的影子好像一股股將要散盡的煙,快被風給刮走了。踏青就不要一直留在晚上,夜晚的春天是沒有丁點個綠色的春天,濕氣也比較重。頭頂上的雲也總像是陰深深的一片,好像隨時都要下場雨一樣。滿天裡是陣陣的冷風刺透了雲層,但是最多也只能看到燈泡似的月亮發著昏昏沉沉的光,基本上也就見不到顆把星點。站在被無數個樹還有房子包圍的水泥路上,四處也從來都是安靜得要命,遠遠近近的敞開的大門外流瀉著發黃的燈光,一束束的人影剪刀樣的劃過燈光。黑咕隆咚的春晚也就只能是這個樣子,一眼望去周圍都是凹凸不平的樣子,被夜幕籠罩住得馬路都軟化了似的,成了一灘油水,黏膩膩的,發著銀灰色光。
因為還冷,春天的晚上就沒有其他時候那樣沉,那樣深了;因為還冷,好像也沒一個事物不是活在清醒中的那樣。在夜晚,看不看得見身邊的東西也就不是很重要了,只知道走在路上不能夠多停留。在夜晚,天空是不清不楚的,像一湯渾水,沒有光的夜空只顯得空空洞洞的。遠處的幾道光線來回的在天空裡晃著,蒼白得嚇人,好像在搜索著什麼。
雨是時不時地就落下來了,路邊上因為沒有路燈也就看不到雨是什麼個樣子的了,下得大還是不大,但像我從前說過的那樣,在雨天裡撐一把最搶眼的傘,等待還有希望……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