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  
無心,遇見,悄悄長滿一樹暖。悄然收藏,鎖進記憶的城池。即使無言,那些深情,日夜交歡。

塵世的冷漠,阻止不了熱烈的心。夢裏,每每,踏雪尋梅,便遇見,那人,那樹,那暖,心底,便永遠是四月天。

遇見,終是,唯美了年華。縱使寂寥了生命,縱使落寞了歲月,那暖,仍然在時光的枝頭上搖曳著歡喜。

----文字/sissy

一種遇見,忽如一夜春風來,人間草木盡染歡顏。

記憶裏,長滿了溫暖,再也沒有停止過思念。

深刻的生命痕跡,就定格在那年,那一刻。期許,在生命裏不停地流動,無法湮滅。

生命,能否從此不再恨晚? 時光,能否從此沒有相別?

庭前,一樹梅,姹紫嫣紅。對視的溫柔,隱約著,一個無與倫比的夢。

期待,你再一次經過我的窗前。悄然躲進一朵兒梅,對你輕輕微笑。

我凍僵的雙手裏,捧著你我盛開的青春。沒有任何言語,無法觸及,也無法忘卻。

光陰,無聲溫柔著,悄悄收藏著那一樹原汁原味的暖,我願,與你默默相守,能多久,就多久。

失望,期望,終是念念不忘。無論誰走來,誰又走遠,而我,就在原地。

輾轉反復,在那些無法忘卻裏,漸漸懂得了時光。

人約黃昏?我用高傲對抗著,塵世裏那些無動於衷,直到你經過我的窗前。

我把我的心,毫無保留地放在你的心裏,從此,它就跟隨你,無論你冷遇,折磨,或者溫暖。

我知道,你會懂。雖然,我不知道,最終,你會不會來?

只要你在,我便一直等,你的背影裏溫暖著老於昨日的容顏。

一窗瘦梅在月下搖曳,是與誰許諾天荒?

那些刻骨,在時光裏羈絆。到底還是放不下,期待,在歲月裏無聲流淌。

你會不會來?四目對視,那些花兒璨然成海的暖。如此,我便安然,榮枯隨意。

南轅北轍,與時光交錯,一些地方,儼然,成了回憶。

閒暇,一個個片段,總是襲上心頭糾纏。

見想見之人,或許就是塵世間最美的期許與誓言。

洗去風塵,相知如鏡,何必與歲月鬥輸贏?

若有緣,無心,也會遇見,也會柳成蔭。心間那些深情,無聲,交歡。

重複的,或許,只是歲月,只是輪回。

心情,卻散發著不朽的芬芳,那些心情,每天,都是新的。

若愛在,便是晴天,夢裏尋梅,每天便有驚喜。

收藏走過的痕跡,那人,便永如初見。

那暖,便一直在時光裏驚豔,在歲月裏傾盡溫柔。

那心底,便永遠是四月的天。

一遍一遍,在歲月遺留的縫隙裏,尋找著那些曾經,那些幸福。

這個世界,總有一個人給了你彩虹般的微笑,卻也會讓你痛不欲生。

在斑駁的光影裏,你經歷得徹底,終於成長了。

冷了,痛了,跌倒了,寬容自己,給自己一個微笑,慢慢爬起來。

從此,沒有愛,沒有恨,一切,從頭來過。

或許,不能忘記,那就一個人,觀天。

總得習慣,習慣一個人的日子。那就坐在歲月的天井裏,臨摹著關於愛的詩篇。

庭前,那梅,依舊姹紫嫣紅,溫柔著時光,人何處?

人多久,人多遠,才能共嬋娟?願守一人心,不相棄。

多少繁蕪雜陳的世事,漸漸清澈。

年華苦樂交織,生命,由濃轉淡,散發著所有的清香。

時光枝頭搖曳著那些歡喜,純真如故。

不去慨歎塵緣若夢,邊走邊修行,若有情有意,終會一直纏綿。

一種相遇,無論暖到落淚,還是美到茶蘼,早已雋刻心底。

從此,心裏只有一個名字,歲月裏默守著一個身影。

你懂,我懂,你在,我在,無聲,繾綣著深摯,曼妙著光陰,溫柔著歲月。

輕撚時光,皈依眉眼間的歡喜,驅逐塵世的薄涼。

無論哪一天,你來,我必與你溫柔相認,都是久別重逢。

一不小心,我們就老了,可否就在這一刻,徹底地釋放心底的純粹?

可否,就在此刻,讓那些深淺的歡喜即刻啟程,重逢無悔的執迷?

可否,一醉春秋?可否,此生,無悔?

轉眼,歲月必會老去,你在,我不辜負你。

寂寞無從語,與你的影子做知已。闌珊心意,染遍姹紫嫣紅。

Bamboo Clams Asian-Style Your pride Mung Bean Hummus Recipe Red Fruit Salad Recipe Avocado Coconut Oil Tartine Recipe Just bought a superbug Pasta with Mussels and Chorizo Steaming Vegetables Recipe Cilantro Salad Recipe Ginger Coconut Milk Soup Recipe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