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會不時地記起那首歌,我手顫抖著,忘了我曾經的決絕塑膠回收
那一刻我好脆弱,真的像個孩子,像丟了什麼。
還是一樣啊,還沒有學會堅強,還沒有學會快樂,還沒有忘記什麼。
害怕黑夜了,聽著窗外陌生的風的吼聲,才發現風竟然跟夜一個顏色。 一樣的落寞。
長大是這樣嗎? 也許吧,這樣的長大真的是長大啊。
愛有很多種吧,我沒有愛過吧,不算吧,只是羈絆吧。 羈絆就該離去吧。
我以為我釋然了,可時間又跟我開了個玩笑。 不管它因笑扭曲成何種可笑的樣子,我仍然笑不出來。
我沒有哭,沒有。 一直沒有。
我沒有笑,沒有。 一直沒有。
永遠也不用懂,某個人離開時是那樣平靜,彷彿一切都已註定。 我沒有釋然,卻已習慣接受了
婦科炎症,儘管我不曾想到。
時間是個小人,他答應我的,沒有完成。
我也是個小人吧,我答應時間的,也沒完成。
真的不再憂傷了,我甚至忘了傷痕是什麼樣子,也許我根本不知道他的
回收資訊中心樣子。
我會快樂的,我會忘記一切的,我答應的一定會完成的。
時光啊,也請忘記我,曾經在臉上淺淺的笑,曾經脆弱的孩子,曾經愛上了海。
我也會忘記你的,時光,忘記過往。 與時光有關的一切,忘記自己是個孩子,忘記我曾經那麼愛笑,忘記那片海。 忘記我愛著海裡的貝殼,忘記為你碎裂的每一朵浪花,忘記堅貞的礁石,忘記我碎裂時笑的樣子。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戰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