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心中的無盡的念念,又何必介懷,活著不過如此。開不開懷,都是日子。那些有的沒的可以繁衍出很多。就像小道消息、流言蜚語。小動作、小耳語、口頭禪、短信和照片。
一些人、一些話,看見了、聽見了,就忍不住想要往心裡去。終日在心頭晃過來,晃過去。不開懷時就反芻,缺斤短兩的大腦卻怎么都想不明白問題所在,於是就慣性的開始妄加揣測,無端琢磨。莫須有的罪名因此得以被製造cheap flight


有人說,人只有在低谷時,才會懷念。懷念那些其實早就不重要了的影子,假正經的給自己說那些不存在了的美好;或者說,是原本沒那麼美好的事,一旦經歷了時間,再去看,也會因為記憶的扭曲而變得神乎其神且妙不可言起來。


因此本體如今究竟身在何方變成了毛樣,對我們來說根本就不重要,也失去了關心的必要性。人類天生就知道該怎樣抱著幻想度日,像是夢──趨利避害的本能而已。
別以為自己忘不掉什麼,那不過是借了路人甲和你一起製造的過去,給冷的已經麻木掉的精神取取暖的小手段而已(只是這路人甲也許會叫我們一生念念不忘)。


其實人就是這么好養活的動物。只要留心裡那個喻體在。閑得發慌時可供**,便又是開懷的一天招牌安裝

生活的GC就是很多小細節、小玩笑,總能觸及一些柔軟、勾起一些想念。反覆斟酌才發現有些人有些事真的可以不必原諒。很多人早就死在了你的故事裡,只是你懦弱的選擇了避而不見、充耳不聞。


而我,也總是這樣子,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子︰一副思前想後患得患失拿不起也放不下的欠扁小樣。活著不過如此。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戰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