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藝術的情緣也許是命中註定的,茖甴粄茬從小就對藝術產生了情有獨鍾的喜愛。雖然那時我根本體會不到藝術如今的價值所在,可卻用自己對它的喜愛,傻而可愛的詮釋了它在孩童眼中所帶來的樂趣。
從小我就是一個安靜的孩子,唯有藝術與我為伴,喜歡沉浸在自己的藝術世界裡,自己尋找著屬於自己的快樂。總喜歡在陽光的午後,一顆梧桐樹下,搬一個小桌子和小凳子,攤開一張紙,畫著自己的純真而繽紛的世界。記憶深處那無邪的童年樂趣,一切彷彿就發生在昨日那般清晰,想想真美好,真捨不得。
記得稍有些許記憶的時候,不知不覺中就戀上了音樂,而音樂啟蒙老師就是我的媽媽。那時候是媽媽教我唱她們那個見證時代發展的革命歌曲,從此我便一有時間就纏著媽媽教我唱歌,也喜歡上了與媽媽一起唱歌的快樂。在90年代裡,不是每個孩子想學鋼琴,小提琴,或者其它的樂器,就都能夠得到滿足。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裡,我雖沒有擁有這一切,仍還是簡單的很幸福。媽媽質樸的歌聲陪伴著我的快樂成長,對於我來說卻是無比珍貴的回憶。
長大後,我才漸漸對藝術有了更深層次的認識。最先在革命時期,藝術的發展卻也是記錄著一個民族的發展史,在民族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每一首熱血沸騰的激昂的革命歌曲都是心聲的吶喊,激勵著鋼鐵般的革命戰士迎著敵人的砲火奮勇前進。而每一幅革命圖畫的誕生都是國家經歷坎坷路程的光明指引。
苦難的革命鬥爭的歷史已經過去,人們開始勤勤懇懇規劃者美好生活的藍圖,緊接著就是伴隨著幸福生活的到來。人們開始用藝術來讚頌生活的美好,一首首動人的音樂,一幅幅瑰麗的圖畫,如雨後甦醒的春筍一樣,活力四射,爭先恐後的迎接陽光的普照。於是生活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但是現在,藝術存在的意義卻和原先大不相同,它不再是人們用來歌唱生活的寫照,而是在藝術中找尋曾經走失的靈魂。在現代社會中,物質對於人們已不再是匱乏的,人們更多的是都在精神上尋求寬慰,在藝術中陶冶情操,在內心構造和諧的社會。更多的也是情感表達的一種需要,包括愛情,友情,親情,或者也會是痛苦,煩惱,焦慮,憂傷的情緒。有時也成為抨擊社會醜惡現象的一種具有影響力的形式。
我們現在生活的這個世界,已經變得如此煩躁,喧囂。從人們的眼中很少看到激情,感動,溫柔……似乎每天都埋頭在疲憊不堪的工作中,學習中。時間長了自然也就麻木了,當然對自己身邊的事物也失去了熱情。
藝術,將能夠塑造一種超越的人生境界,賦予人們一種超脫精神,一種曠達的人生態度,完善人性,從而是整個社會趨於健康積極的狀態。
所以在我看來藝術產生的效益對整個社會的發展是如此之重。
而我也是受益於藝術的其中一位……
每次心漫無目的到處飄蕩的時候,我會拿起我的畫板,坐下來,聽著舒緩優美的音樂,平復著內心的焦躁,畫著自己構思好的畫。一幅畫完成了,我的內心已平靜毫無波瀾。我很享受這樣的過程,尋覓到了屬於自己緩壓的方式。
我會靜下心仔細感受著藝術與靈魂交融著,讓藝術的幽香陶醉自己。我進入了一個寬鬆,和諧的世界,不斷的充實著我的靈魂。我像嬰兒一樣躲進母親溫暖的懷抱,躲進心靈的港灣。全身心的釋放著我的疲憊,忽覺自己與藝術已融為一體,它在聽我細語,我在聽它輕歌。
我的生命中註定與藝術將是不可分割的整體,就如魚兒離不開水一樣,大自然離不開陽光和氧氣一樣。我不敢想像如果我的生命中沒有它的陪伴,我會是以怎樣的精神面貌來生活著,我想我會如木頭一般,失去對任何事物的感知,靈魂也將似一朵花枯萎。
我無可救藥的愛上了它,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快樂和滿足。
在藝術的廣闊天空中,我盡情的舒暢的遨遊,它使我保持著穩定的平衡,鼓勵著我擁有不斷向上的精神,以及一直在不斷追求的超脫世俗的高尚情操。
我想我找到了我的精神憩園……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戰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