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深,紅雨並吹,閒挑燈花翻舊箋。拘一縷夜色闌珊,踏溶溶煙月而歸,攬一捻風塵入懷,且續且歌。如畫江南,長亭短亭,漸去漸遠漸無音。漫漫流光換,夕陽下折轉往事風沙四起星辰生髪

最美的初見,應是青梅恰遇竹馬。四字艷絕,陸游和唐琬正好配得坦坦蕩盪。他是俊美翩翩少年郎,眉似劍貫長虹,面若秋月,有著武者的飄逸和江南儒士的風流。一襲青衫抖落日光熠熠,英姿勃發眸情勝水。而她貌美如花,一朵芙蓉著秋雨,沉靜溫婉又生得嫵媚脫俗。黛目垂絲,可比八百煙嬌。他是她的前世結盟,她是他的今世有約,天造地設的一雙璧人。同所有愛情開端一般,她順理成章作了他溫柔的妻,為他繡鴛鴦枕,冷夜披寒衣,看他在落花淒迷中揮詩成行。這樣的幸福是需要拼得一生好光陰去爭取的,她是惠質蘭心的女子自然懂得此番道理。於是甘願俯首稱臣,處處謹慎行事,做賢良溫婉的陸家媳,唯恐惹公婆不喜。孰不知若是一個人對你生厭,即使做得再好亦討不得一絲歡心。趁陸游外出,陸母一紙休書硬是將她逐離家門。任她千般不甘萬般不願,也掙脫不開古時女子的宿命。在家族的安排下,再嫁同郡宗子趙士程。 “洞房一夜照花燭,卿卿嫁作他人婦”,陸游相思如狂心如灰,卻無計可施,只能親眼看著謝娘醉臥人懷。人似飛鴻踏雪,情如煙月,竟經不起世事薄涼。那滴癡情的淚還殘留眼角,你我卻已是相思相望不相親,天上人間再難相會。相愛亦如造夢,夢醒夢不醒都萬事皆休。那些執手看細水長流風景的回憶,像藏在心頭的繡花針,每觸及便痛得哭出斑斑血來。往事如梅花惹雪,風一吹流年成絮,散不去唯有平生思憶。相隔十年,春日濃稠陸游白馬長衫留足沈園,不想正遇攜夫遊玩的唐琬。兩人相逢無一言,不是不愛了,而是深愛至疏離。見佳人依舊,酒映嬌容,又是桃花清正飛揚的季節。想起與她暮春時分曾讀一本書的情景,溫熱的呼吸包圍著空氣,不禁肝腸寸斷。韶光易過,他對她的思念卻依舊清晰如水波明鏡,毫無裂痕。不知不覺就已淚濕青衫,離去時,再也耐不住心緒淒涼,信手塗詞於牆上。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悒鮫銷透。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梨年落盡,情濃處眉山目水相映,這一場桃花煙柳深處的新別來得如此徹底如此惶然。人間的事即是說不清道不明,好似江南蓮花池邊的淒淒折子戲,猜中了開頭卻往往料不到故事的結尾。愛你,若落寞清冷的傾城絕舞。我痛恨離別,但若是我的離去能讓你更加牽念,那麼寧可明明天涯,兩兩不見。你是我手間的鏡花水月,在得到和失去間,年華從指尖瓣瓣飛落星辰護發

此生若是再不相見,絕了念想,任一份情愫遊戈心底海枯石爛也就罷了。只是陸游悵然離去後,唐琬在園壁上見到了這闕詞,年少的愛戀花開時洶湧如潮,再也積壓不住那寸相思的悲苦,筆花四照一腔幽怨呼之欲出:世情薄,人情惡, 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闌。難!難!難!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鞦韆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她對他的思念早已成桎梏,縱荳蔻詞工,青樓夢好亦難負深情。夢魂如紙箏,越過千山萬水,卻尋不到一絲他的音信。十一年前夢一場,知你心,換我心,始知相憶深。我是這樣的惆悵,看到你的悲傷從午夜靜靜醒來,常常感到歲月滄滄。我們之間風起雨驟,情如落??花滿地。雖是好夢難留,詩殘莫續,我仍希望你可以快樂一點,勿以我為念。此去經年,無論何時無論何地,只要想到你,我就會溫暖如昔。生命中總會有些遺憾若飛雪在身上隱現,倏然寂靜,默然消逝。我對你的想念如海上煙花,萬水之內皆是皈依防止脫髮

, , ,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戰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