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幾位同事相聚說起了牽手的話題,其間有人問,當歲月漫過了曾經的青澀、激情、浪漫後;當婚姻度過了最初的甜蜜、纏綿、恩愛後;當流年的風霜雨雪沖光了所有夢幻色彩的時候,你還會和你的他(她)在眾目睽睽下牽手走路嗎?對這樣的一個小話題,當時大家都一笑了之,笑過之後有人開玩笑道,君不聞婚姻久了就舊了,所謂舊了的感覺就是左手握右手,什麼感覺都沒有。你們倒是說說眼下有多少對中老年夫妻還如當初那樣同進同出牽手相親啊?

事情真是如此嗎?巧的是那以後不久,我卻真的見識了一對牽手的老伴侶。那天傍晚,我正在江海路的邊道上散步,遠遠的看到了一對古稀老人牽著手也在往前走,見此情景,我的思緒裏忽然便有了牽手的聯想,夕陽西沉,白髮老伴,牽手向前,恩愛裏氤氳著濃濃的厚重,這不就是我和同事們那天懸而未決的答案嗎?

心緒短路的那一刻,我有了走近他們的渴望,這樣真情而自然的牽手,有著摒棄了所有雜質的純然,就如回歸了伊甸園,在芳草地裏重溫舊夢般的讓人心生溫軟。我的步子開始大起來,在即將超越那一對二老的時候,我終於利用看似無意的有意側著頭看向了他們。那一刻,因為距離太近,我明顯感覺到了被老爺子牽著的手發出的一絲絲不好意思和想偷偷抽回的猶豫,隨即我卻看到那只老樹枝般的大手霸道地又是更緊地攥牢了那只小而老的手。

我的腳步超越了他們,眼睛游離在他們的周圍。我開始細細地打量起他們,夕陽的餘暉下,那老爺子花白的板寸頭下是一雙微微眯著的眼睛,幸福和快樂從眼簾順勢而下趟過了蒜頭樣的鼻尖停駐在了嘴邊,微張的嘴似在呢噥著什麼,聽不清聲音,只有微微的笑沿著唇瓣瀲灩開來,隱隱的好像是在對著老伴說:這麼久了怎麼還怕別人笑話啊?我們是夫妻,怎麼?允許年輕人手拉手,就不興我們也愛情浪漫?隨後,他又側過臉看了一眼老伴,那只牽著老伴的大手也更加大方起來,而那只躺在他掌心裏的小手也終於又一次勇敢地和那只大手交合成了合歡花。合歡花蕩起了秋千,舞動的起起落落裏,我好像看見了他那固執的堅守和自豪還有她那受寵的驕傲和歡愉。

他和她就這樣在我的眼前旁若無人的走著,笑著,說著,手臂擺動的幅度大大的,腳步也跨出了赳赳氣概。與此同時她的手臂跟著他的長臂在半空裏蕩著一個個半圓,她那一頭齊肩的白髮在晚風中輕飄著,經過笑容洗滌的臉上一片安謐的祥和,分明注滿了那種曆久彌新的醇醇的甜,那表情卻又是略顯羞澀的,她跟著老伴的腳步大步往前,她的眼睛往前看著,又不時的向我們這些邊上走過的人看一眼,一只手就那樣被老伴晃著節奏,晃著快樂,而另一只手則拿了一瓶礦泉水。

在這樣大氣磅礴的牽手下,我終於不好意思地選擇了逃逸,在他們面前穿過了公路。間隔拉大了,我的眼睛卻還在放肆,跟著視線我再一次看向馬路對面,這時,我看到那老兩口的步子慢下來了,她把那只礦泉水遞到了老爺子的嘴邊,兩個人站定了,你喝兩口,她喝兩口便又向前走去了。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戰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