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聲形成的空間。戲幕更迭。遊走在場景無數重疊過的舊路。輕若無物。朦朧間,是誰在低低訴說著一場末世慈悲,不語蒼茫。不話淒涼。又是誰在輕吟梵唱靜脈曲張

一個人,一座城;寂寞為伴,喜歡結緣於文字;許一紙的墨香,把思念揉進字裏行間裏,攜一身世俗,站在歲月的眉梢,看雲卷雲舒;一切都隨著時光默然擱淺,悄然退潮,留下半畝心田,靜候文字飄然回巢;指尖滑落的碎言片語,或深或淺;終能溫暖了一顆薄涼的心。年少時輕狂而執著,在歲月侵蝕中磨練的有愣有角;放飛的夢想,在城市某些角落裏來回穿梭;日子攜著憂傷與歡樂,靜靜的、淡淡的,翩然飄過,輕輕淺淺滑過額頭,美麗而無奈錦旗

有人說,愛上一座城,是因為城中住著某個喜歡的人。其實不然,愛上一座城,也許是為城裏的一道生動風景,為一段青梅往事,為一座熟悉老宅。或許,僅僅為的,只是這座城。就像愛上一個人,有時候,不需要任何理由,沒有前因,無關風月,只是愛了。

候君歸眸。日復一日,年又一年,雪落雨飄,花謝香消,流年憔悴了如水的容顏,風起夜謐,誰依舊鎖面淺眠,欲語卻潸獎座意義

我站於紅塵的彼端,以安之若素的心境看著無數故事的曲終人散,靜默不語。只輕拈心香一瓣。賦以心的朝聖,想用這一幕幕輪回的滄桑,來祈祉一場來世恩慈。一任寂寞亂紅妝。不訴惆悵。醉也好,醒也罷。既是無關風月。何必有染凡塵。我們只談這夜風景。

就在一朵花開的時間裏心存信善。閉上眼睛,遙想這個世間的可能性。究竟是哪一年,足夠讓一生改變?佛說,一切皆流,無物永駐。我只安靜,默作某一篇文字的結尾。最後,轉身。一任話語風涼丟失天際。

指尖輕彈,滑過無數與你相約的日子,無法遏止的思念,四季輪回,柔長的思念,在如泣的心弦上顫抖。癡心的牽掛,在柔曼美妙的心曲裏輕舞。掀開一頁時光,展開一紙素箋,掬一束流光凝於指尖,執一闋宋詞,將一抹心事裁剪成詩意,穿越寂寥的音符在指間低飛,讓思念在文字裏綻放出如花般的妖豔,無言的傾訴著愁語。

此刻念你的思緒。就像坐在寂寞裏,等你,等到時間都已舊去。忘了,到底是不是一時的錯覺,字字如訴,句句似歌。一曲終了,天地仿佛也都靜止。你會否想到,彼岸的清顏,嫣笑如雲。因你,輾轉成百般思緒。而你,又可曾細曉其中味。

這樣潔淨的容妝,一如我平淡如水的憂傷,帶著清醒的薄涼。你可知,有多少語笑嫣然的輕漾,就會有多少零落的惆悵。有多少風華絕代的過往,就會有多少疏離的迷茫。如果說追憶只是悵惘,那麼,我不會假裝將你遺忘,並陪你走過一生的雨露風霜。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戰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