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近過來的燕子最不會理會春天,只顧著滿天裡亂飛。春天,從春風春雨開始。
碧油油的田野上佈滿了秘密的紫雲英,出芽的玉米秧齊整地佔據整個凍土初融的泥層。泥濘的小路邊上鑽出一叢一叢的油草,直挺挺的毛白楊新葉初出了。雨水落在水氹子裡像許多根手指敲碰著水面,到處都是水圈的影子。春天的雨會帶著些寒氣,打在水草灘子上,新生的水草又顯得顫顫驚驚、畏畏縮縮的,黑乎乎的田埂子更加豎直直了;平削去頂得樟樹更加直撅撅了。抄近路的小學生手舉著花傘從田間的草地上穿過去,等會兒抬起腳上的雨鞋看時,鞋上的泥漬像剛被母親刷洗過的一樣,鋥亮鋥亮的。
有雨總是好的,誰也不好在春風春雨裡發著脾氣,所有的行動和語言全都變得慢哼哼、黏糊糊的了,經歷了風風雨吹淋的事物,都該給每一個普通的名字前加一個“春”字變得特殊起來,春屋、春鳥、春花、春水、春路、春人……在春天的每一天,每一處地方,屋內或是屋外,下沒下雨起沒起風我會感覺什麼都是濕漉漉灰濛蒙的,天空是灰濛蒙的,屋瓦是濕漉漉的,山是灰濛蒙的,樹是濕漉漉的,突起的煙是灰濛蒙的,蜿蜒的路是濕漉漉的……並且落著毛毛雨,刮著爽快的風。出門要帶上一把最鮮豔顯眼的傘和春天抗衡;相信我,還是有一條春天的河更吸引人的!
淋著水浴似的碼頭伸向河邊,仰泳似的渡船在河水里獨自兒擺渡。站在昏暗不明的天空下灑脫的柳樹把春晨看成是春晚,周圍的一切好像泛著困;全都在睡眠中漲高的河水不覺勞頓地流著,忽停忽起的風仰著酥雨投向河面。兩岸的草灘浸沒在河水里頭,映帶著又冷又綠地河水。站立河邊,我自以為什麼都簡單了,就這樣一個天空,一個山影子,一條河川,在春風春雨中,我的心裡什麼都容不下了……
一排又一排的柳樹在傍晚時候的河岸邊,揚起活潑的柳條,在夕陽中散發著青澀的膩味。
不安分的河水反射著閃動著太陽的餘暉找到人臉上,癢癢的。我曾經在這裡聽到過清晰的笑聲跟柳笛子聲,但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河邊的水草長得似生機勃勃的麥子林林立立地裝點著河岸,春風時常光顧這一片暗綠色的草灘,光顧著河邊的柳樹推開草叢,壓扁的草地在其中躺著,風過來的時候,彎腰的草叢一致倒向一邊,碰著人臉,將人埋入了綠濤滾滾的草浪當中。放眼望時,這個時候的天空也就是綠的,雲也就跟著綠了。
說一說,幹起風的日子,天慢慢地暗下來,望得見的風景都成了一個影子,彷彿玻璃上照映出的一張灰色的臉,蕩漾在款款流淌的水上,拉長的影子好像一股股將要散盡的煙,快被風給刮走了。踏青就不要一直留在晚上,夜晚的春天是沒有丁點個綠色的春天,濕氣也比較重。頭頂上的雲也總像是陰深深的一片,好像隨時都要下場雨一樣。滿天裡是陣陣的冷風刺透了雲層,但是最多也只能看到燈泡似的月亮發著昏昏沉沉的光,基本上也就見不到顆把星點。站在被無數個樹還有房子包圍的水泥路上,四處也從來都是安靜得要命,遠遠近近的敞開的大門外流瀉著發黃的燈光,一束束的人影剪刀樣的劃過燈光。黑咕隆咚的春晚也就只能是這個樣子,一眼望去周圍都是凹凸不平的樣子,被夜幕籠罩住得馬路都軟化了似的,成了一灘油水,黏膩膩的,發著銀灰色光。
因為還冷,春天的晚上就沒有其他時候那樣沉,那樣深了;因為還冷,好像也沒一個事物不是活在清醒中的那樣。在夜晚,看不看得見身邊的東西也就不是很重要了,只知道走在路上不能夠多停留。在夜晚,天空是不清不楚的,像一湯渾水,沒有光的夜空只顯得空空洞洞的。遠處的幾道光線來回的在天空裡晃著,蒼白得嚇人,好像在搜索著什麼。
雨是時不時地就落下來了,路邊上因為沒有路燈也就看不到雨是什麼個樣子的了,下得大還是不大,但像我從前說過的那樣,在雨天裡撐一把最搶眼的傘,等待還有希望……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戰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