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枕著打印機,就能打出一整夜的夢。是否,抱著鍵盤,就能寫出動人的劇情。原來,所有的愛或不愛,都在我抽身之後上演。我以爲可以懸著半支煙,潇灑走開,可夜色這麽美,這叫我如何是好痛經

        你說,夜幕降臨,是天先黑,還是地先黑。慢慢,慢慢的,習慣在黑夜裏眺望,這樣的感覺,就像一杯打翻了的咖啡,在空中無可挽回。爲什麽,總是在一起就咬,分開就會想,泛濫的想。如果我不歎息了,時間肯停下來麽。突然沈默,突然抓狂,是月亮太圓,是風聲太亂,是你太遙遠...終于,我已經記不得等到流星以後要幹什麽植牙

         思念像鐵軌,以爲沿著鐵軌奔跑就能看見你,原來我也只有在夜裏才有勇氣奔跑。有時候看得見的努力不過只是努力的樣子,因爲努力的逃並不代表討厭,有時候是太過喜歡。終于,生活像是在夢裏快樂,在白天憂傷君豐彩

        你說等到末日,如果我們都單身,就結婚吧。寒冬降臨了,絮雪飄落了,上帝抖索了,你和他的相片讓世界快末日了。是不是我不醒來,以愛爲名義的末日就可以不存在。 凋零的花,有時候難看得還不如一片樹葉,如此狼狽。

        站在歲月的邊緣,給自己的過往再打一次水漂吧。魚什麽時候來,是魚的事。我並不是無所事事,我只是在消化。哎,一見鍾情很短,歎息很長。 快樂總是那麽容易變質,拉了一輩子的肚子。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戰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