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鳥抒情。我家本有兩隻虎皮鸚鵡,因病過世一隻,雖年事未高,卻也甚是替他惋惜,唉,如今只剩一隻獨守空籠,孤零零,構思了好久,覺得自己怎麼寫,怎麼體會,都只是片面,故總是靜靜地坐在鳥的旁邊,看著她的動作,一切的一切……)

茫茫兩載,總有你相伴身旁,

慨歎今日,籠中卻再無生機website promotion

曾記否,你我對歌,

總是啾啾啼叫,

外人毫不知曉。

還記得,你我並立,

月下靜靜相依,

兩人面面相視。

嬉戲於籠中,總有歡笑聲想起,

踱步於空籠,卻存在孤苦無依。

緩緩拾起曾經幸福的記憶,

淚水卻打濕這份甜蜜。

慢慢找尋屬於自己的印記,

浮灰卻掩蓋這種清晰。

驚雷總在晴空中響起,

驚醒了夢中人,

使我毫無睡意,

即使人有悲歡離合,

卻真真是這般殘酷。

總在那小小一隅中暗自感傷,

卻不知怎把思念寄去,

總在那輪經久的殘月下哭泣,

卻不知如何與你相聚。

靜靜地在鏡中尋找你的影子,

看到的卻只是我自己,

你不在時,我懂了,

何為形單影隻,

何為天涯咫尺。

你走的那一刻,我不知所措,

只看見你在橫木上

晃了晃,搖了搖,

徑直一頭栽了下去,

我不敢面對,撲閃著翅膀wine course

既不敢靠近,又不忍離去,

你——怎麼了?

為何,總是讓我獨自行走,

為何,總是讓我靜靜守候。

曾經,我一味的在荊棘中摸索,

曾經,我久久地望著月亮背後

——那深邃的夜空,你在哪啊?

——“生命是蘭舟,歲月是江流。今世,不期相遇在人世的渡口。看,光陰不在。聽,歲月遷流。一尾絕塵去,落兩袖風雨。烹調的,是往事在心。”

(不覺也為你歎惋啊,也許,我也不能將你讀懂,但總是看見你眼中無神地立在橫木上,孤零零的,希望你能找到生活的樂趣,真的不希望再親眼看見一次鳥再下去時的慘劇了,我也深感自責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戰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