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盛夏,熱浪滾滾。天空中,太陽舉著白花花的光芒,蟬總是和酷暑連在一起的,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蟬聲飄浮在周遭的空氣中,先是一兩聲,然後就像苗家的賽歌會一樣此起彼伏,聲聲響徹雲霄。蟬鳴叫最歡的時候便是太陽最為毒辣的時候。我並不嗔怪它們擾人清夢,蟬正在用它們的方式告訴世人,夏天是它們的搜尋排名舞臺。

社區裏一排排整齊的樹木像一頂頂大傘擎在空中,蔥蘢的樹冠裏裹著夏蟬聲聲,猶如炎炎夏日裏永不散場的背景音樂。夏蟬羞澀的遮著一簾綠幕,把熟稔的音符知了知了的一遍遍彈唱,聲聲纏綿到斷腸……作為聽眾,聆聽蟬聲是一種藝術的享受,絲毫不遜色於聽一場大型音樂會。字字肺腑,句句鏗鏘。有時如高山流水,恍若置身於靜謐的湖面,觀扁舟輕揚,讓人忘卻憂慮;有時又如四面楚歌,千軍萬馬呼嘯而來,震撼著沉悶委靡的心緒;驀然間又轉變為孔雀東南飛,喁喁情語纏綿悱惻,訴說著天涯盡處的惆悵……等你回過神來,蟬聲早已戛然而止,徒留幾分由衷的春夏男裝讚歎。

晨間聽蟬,蟬聲幽長,如淺斟低唱。那蟬聲在晨光朦朧之中分外輕逸,似遠即近,又似有似無。一段蟬唱之後,自己的心靈也跟著透明澄清起來,有一種"何處惹塵埃"的了悟。

午後聽蟬,如戰馬長鳴,想其悲壯。蟬組成了多聲部合唱,以優美的音色,明朗的節奏,吟誦一首交響詩。詩中自有其生命的情調,自有性格的曠達。當他們不約而同的收住聲音時,他們的胸臆之中,似乎有許多悲壯的故事向天空訴說。聽蟬最好的時間當然是在午後,所有的生命都略感困倦之時,它們卻精神抖擻,在大自然中無拘無束發揮著它們的才能。不知是哪一只蟬率先登場,發出一陣洪亮的高音,接著追隨者們紛紛引吭。它們絕不收斂自己,敞開胸懷使盡渾身力氣,奉獻出最美的音色。它們的歌聲聽似雜亂無章,合唱更需要技巧與配合,但它們清楚彼此的節奏,銜接得如此美妙。

黃昏聽蟬,想其淡定從容。一個蟬起了音,接著聲音就紛紛出了籠。時而如行雲流水,甜美溫柔,那該是情歌吧,總是一句三疊,像是訴不盡的纏綿;時而如波濤駭浪,拍打著聽著心地沉澱的情緒,宛如狂浪淘沙般掠走了你緊緊扯在手中的輕愁;時而如擲地如石,而後寂寂寥廖成了斷簡殘篇,徒留給人一些倀茫,一些感傷。何嘗不是生命之歌?--蟬聲。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戰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