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汽車在站牌下停穩後,司機突然站了起來,並向車廂走來。我開始以為是汽車出了毛病,司機要打開引擎蓋進行修理。可司機卻徑直走到了車廂裏,同時坐在汽車左邊前排座位上的乘客也都站了起來,有的在後排找了座位,有的就站在車廂的走廊上。面對人們的異常舉動,我感到莫名其妙,心也忐忑不安起來,以為汽車上發生了什麼大事。就在這時,司機掀起了前排的座椅,讓座椅立在了車框上,用繩子固定好後,又從後排座位下拉出了四條帶子。司機一系列的舉動更讓我雲裏霧裏,不知司機要幹什麼。司機把四條帶子分開,平鋪在地上後,走到車門口,放下了一個踏板,踏板很長,一直伸到馬路牙子上。放好踏板,司機走下汽車,推上來一個輪椅,輪椅上坐著一位四十歲左右的黑人女性。而後把輪椅停放在那個掀起座椅的空位上,用四條帶子把輪椅固定好後,司機才收起踏板,回到駕駛座位上,關上車門,發動了汽車。

  直到汽車開動,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一切的舉動都是為了一個輪椅,為了一個殘疾人。這讓我很感動,讓我感動的還有那些讓座的乘客和車上所有的人。在司機為殘疾人所做這一切的時候,沒有一個乘客發牢騷,也沒有一個乘客催促司機快點的。除一些上前為司機幫忙的乘客外,大家都在心平氣和的等待。

  汽車行駛了三站後,殘疾人要下車,就像在倒放影片一樣,司機倒著把前邊為殘疾人做的一切又做了一遍。輪椅上的那位黑人婦女一臉的自信和驕傲,臉帶微笑,向司機說了聲謝謝後,哼著歌曲離開了汽車。

  在美國的這段時間裏,我先後遇到了五次這樣的事,無論司機是男是女,無論司機是年輕人還是老年人,也無論司機是黑人還是白人,他們對待殘疾人的態度和幫扶都是一樣的,動作都是那麼熟練,態度都是那麼和藹,想的都是那樣周到。還有那些乘客們,車子無論停五分鐘還是十分鐘,大家的都是那樣有耐性,心態都是那樣平和,那樣寧靜。沒有騷動,沒有怨言,好像司機幫助的不僅僅是殘疾人,也是他們自己。人們給足了殘疾人關懷,給足了殘疾人面子,給足了殘疾人尊嚴。每次看到這樣的場景,我都會被感動,被感化,而後是浮想聯翩。

  在美國,對殘疾人的關懷不僅僅體現在坐公車上,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社會為殘疾人提供的方便。可以說,所有的廁所都有為殘疾人設計的帶扶手的馬桶;在停車場,都有為殘疾人設計的停車位;在大型的場所,都有為殘疾人設有專用通道;有的商場還專門為殘疾人設有收銀臺。當然還有馬路上的盲道,還有常常幫助殘疾人的那些溫暖的手。

  在美期間,兒子經常開車帶我們到商場購物,有時,停車場的車位已經占滿,而每一排為殘疾人設計的車位(殘趴)卻還是空的。可司機寧肯開著車圍著停車場找車位,等車位,也沒有一輛車去佔用(殘趴)的。美國國慶日那天,在紐約的大賣場,我看到很多司機為等車位在停車場轉了足足有半個小時,可沒有一個司機把車停在(殘趴)裏。這不是人們不敢去佔用殘疾人的位置,而是對殘疾人的尊重已經成了公民的意識,成了公民的自覺的行為和習慣。他們知道,對殘疾人的尊重也是對自己的尊重,給殘疾人尊嚴,也是給自己尊嚴。因為我們都是人,都擁有著鮮活生命。拈墨中秋,流韻思念 青春走過的屋簷,總是漫不經心。 塵心悟禪,私語侵秋 對月靜坐,淺笑嫣然 濃濃淡淡的秋香隨風飄蕩 做個簡約的女子 妹妹,我想對你說 等你在小橋流水處 月明中秋 山水之間總關情

,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戰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