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1  
踮起腳尖,在一大片沉滿墨香的薰衣草田,拈一支素筆,寫滿玫瑰色的詩篇,等待天晴。從此,我的少年,一半明媚,一半憂傷。

——題記

時光漸遠,我已至少年,漫漫時光悲喜無盡。韶華勝極的青春,花開最豔,卻也最寂寞。盛世的年華,是否會走到末端,那時,半世山河又將為誰流轉?

花開的季節,與寂寞有染,於塵世無緣。燦如朝日的年紀,輕輕的揮灑如蘭的詩詞,看少年的心開成陌上的薔薇,在這氾濫的雨季,兀自搖曳,兀自妖嬈。

四月,回望窗外,陰霾的天空下著雨,流雲沾惹了塵埃,聚攏的寒意催生著寂寞。指尖流逝的歲月,黯然過去的時光,在無法觸摸的遠方破敗。於擱淺的歲月裏豁然醒來,如織如絲的思緒氤氳著清寒,窗外的落花飄進我的掌心,攤開手掌,輕嗅一段餘香。

曾今只是個乳臭未乾的孩子,被人愛著,卻渾然不知;曾今只是不諳世事,不曾專致,不曾修契;曾今只是如現在一般,喜歡仰望天空,卻望不見自己飛過的軌跡。曾今最美,也只是曾今。也許,比天空更深邃的不是泉潭,而是我望穿秋水的眼眸。

時間,總是這樣兜兜轉轉,靜靜的流淌,沒有開始,沒有終結。而我們卻在兜兜轉轉間,漸漸的長大,日趨成熟,等待著蒼老。

當經年之後,我們再睜開佈滿滄桑的雙眼,是否還能看見曾經陪伴我們的那些熟悉的笑臉?當我們再伸出疲憊的雙手,是否還能抓得住逝如流水的年華?

過去已經成為歷史,我們的故事還在繼續。幽幽時光裏,再也懷想不出花開的絢麗,再也揣摩不透生命的旖旎。而誰許了繁華如煙雲,在寂寞中悄然老去?孤獨的回憶劃過酸楚的心脈,任憑絕美的憂傷施放出的暗香將我腐蝕。風中的竊竊私語已隨風遠去,感傷的音樂還回蕩在耳畔,某個回音切合的瞬間依然會觸動我的心弦。

也許,少年的我,在無數的詩詞中,在無數的語句中,在無數的落紅中,學會了寂寞。這不是誰的錯,在一個人的時候,心還是會寂寞。總是會在無人的夜裏,闌珊深處,感到孤單。就像頭頂淩空劈開的煙花,它只是寂寞而已。

也許,這絢爛至極的青春,總是需要寂寞的點綴,才不會一味沉淪。就像四月裏盛開的花,於百媚千紅中遺世而獨立,也許,正因為寂寞,它才絕美。我時常在想,如果沒有寂寞,燦爛的青春裏,我們的回憶,是不是就失去了很多?

也許,寂寞是青春該有的顏色,這樣,在安靜無聲的氛圍裏,才可以任心漂遊,任筆下的文字如流水一般,宣洩著自己的情感。素錦時年,誰亂了妖嬈?背上行囊,在漫漫紅塵中行走,文字便是我心底最深的一抹眷念,不可拋棄。

許多次想遠離塵世的淡漠風煙,遠離寂寞,卻發現,無論我走得多麼遙遠,無論我經歷過多少艱難,我永遠也離不開我頭頂的這方天空,我腳下的這塊土地。我的青春裏,不僅僅是寂寞而已,我的文字,在我心底,是柔柔的,暖暖的憶念。在我的世界,我的文字,與寂寞有染,與愛有關。

在這個世界,我既是寂寞的少年,又是被人深愛的少年。就如我深愛我的文字,她就像我的紅顏,我微笑我歡喜的時候,陪我回憶。我悲傷我流淚的時候,給我安慰。我一直都被人深愛著,正如我寫著如此讓人心疼的文字。

一陣微風飄過淡淡的梨花香,天邊流雲舒卷,眸中映出的清冷採集著隨風飄忽的薄雲。時而暗想,等到一季又一季的流光,百轉千回後,這盛極一時的青春,又會是何種場景?

紙上的流年映射於煙水脈脈裏,在悄然無人的時候折柳而歌,看隔岸盛開的桃花,隨風拂擺含羞的凝香,宛如舊時風月裏明媚的妝顏,搖曳滿目過往淒美的雲煙,絢麗於四月的湖面,迷離這青春的雨季。

再回首天空,陰霾已經悄悄散去,青澀的煙雨早已停息。與文字纏綿,輕輕的敲打著鍵盤,每一下,都敲到了自己心裏,一字一句,都是心疼的期許。幸福在哪里,在寂寞無處停歇的時候,我無從可知。

我深愛著我的文字,有人也深愛著我,我不寂寞,只是偶爾會感到孤單。一個人的時候,望著天空,手裏握著竹筆,也許就能找到內心的答案。

這青澀得絕美的青春,何處是晴天?我想,我深愛的文字會告訴我,只要心裏有陽光,只要心裏有愛,那麼無論在什麼時候,無論在什麼地點,都能讓寂寞開出絢爛的花。

四月,人間最美。擱淺在這個季節,在柳暗花明,風和日麗的時候,一切的寂寞都煙消雲散,一切的愛與被愛都已知曉。

寂若安年,如若少年。喜歡寂寞,喜歡與文字纏綿。我的世界,從此日光傾城,我的青春,從此遍地花開。安靜的年華,與文字為伴,此生足矣。助學貸款為我撐起一片晴天 蒲草 那些年的事 冬に向けて 人應該做一條遊動的魚 煙雨富春憶達夫 孤燈夜雨亂翻書 人生的路途 ?????????? 今日のランチ 7月31日 風中日

創作者介紹

為誰而戰

et8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